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好,神秘法医[福尔摩斯] > Chapter26

Chapter26(第1/4 页)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又破案了,我成了警界瑰宝[刑侦]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和嫡姐换亲以后穿成霸总文里的男保姆后,成了他小婶杰森的快乐小狗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我能看见凶案现场[九零刑侦]被继妹抢亲之后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荒山来了个大美人[年代]飞升从渡情劫开始兜了一个圈住在凶宅的男朋友炽焰流星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贫僧与她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

Chapter26

开锁铁丝不难找。

古堡的维修室、园艺房、工具间等等,都能找到一根铁丝。

麦考夫却不需再多此一举地去那些地方拿。

他直接从随身钥匙串上取下一只小铁圈,把它掰直了

“护卫们都会带些小工具,对损坏的武器修修补补。您看它,应该能开锁。

才不是自己上午巡逻路过园艺房,特意向园丁要了一截铁丝以备不时(撬门)之需。

麦考夫:对,就是希金斯准备的。

“你真细心周到。这太好了,我们能节省

莫伦满眼崇拜式赞美,心中不免疑惑,古堡护卫都要携带这种小道具吗?

一大笔时间。

她不必找借口从鞋垫下取出预备的开锁铁丝,也算是很省心的好事。

算了,这不是重点。

两人抓紧时间,趁乱上了四楼书房。

当下,古堡护卫们都被抽调去解决怪鸟突袭事件。

或是在岸边搜查有没有第三只攻击人的鸟,或是护送客人们返回房间。

四楼走廊空空荡荡,完全是无防守状态。

麦考夫用铁丝捣鼓了几下,三五秒就把书房门给打开了。

莫伦抬脚就要往里走,把工具人撇在门口。

你守在门口。"

凭什么啊?他开的门,为什么是他留下望风?

麦考夫下意识伸手去拦,差点就给出一个标准假笑。

麦考夫一秒切换担忧表情,“不如我进去,说不定有危险物品呢?”

莫伦:“有问题,我再叫你。我更熟悉伯爵,找东西能快一些。”

麦考夫:呵!

这位伯爵的未婚妻只熟悉伯爵的钱,对伯爵本人一点不熟。

偏偏他不能说实话,深陷爱河的护卫不可能犀利讽刺他的情人。

此刻,麦考夫宁愿再来一次石头剪刀布。

当时用的方法很荒唐,但面对讲道理的海勒小姐,他至少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不像现在,他只能退一步。

“好,您小心些,别找太久。

麦考夫不再浪费时间争辩,等对方出来,他再进就好。

莫伦快速入室,心底闪过一丝遗憾。

以阿曼达与希金斯的人物关系,石头剪刀布进门法毫无用武之地

她也少就了一些乐趣,没法体验未知与可能赌赢运气的成就感。

入内。

一眼望去,伯爵的书房非常整洁。

文件、书籍与摆件都被整齐划一地放置,丝毫不见凌乱。

莫伦直奔书桌,望远镜没放在外面,先从抽屉找起。

拉开之前,先确认抽屉夹缝中没有发丝或纸片等细碎物品,那可能被用作观察抽屉是否被他人翻动的标记。威廉·腓力普恐怕从未想到某天会被人摸入书房。他没有做防盗标记,也没有给抽屉装锁。

左二右三,一共五个抽屉,全部可以直接拉开。

其中四个抽屉依照地区不同放置着不同文件,只有右侧最后一个抽屉不同。

拉开,里面静静躺着双筒手持望远镜与一块老旧怀表。

莫伦走到能远望花园方向的那侧窗户,举起望远镜一试

在白天的光线下,能清晰地看到是什么人出入花园。换成在昏暗夜间,也能观察到大致状况。

果然与猜测一致,威廉伯爵在书房可以全程围观阿曼达与希金斯互诉钟情的场面。

莫伦将望远镜放回原位,又拿出了那块老旧怀表。

表盖已有部分生锈,没有镶嵌任何珠宝。它不像威廉伯爵的私人物品,太朴素了。

表盖内嵌一幅微缩肖像画,应该就是珍妮·米歇尔提到的那一块。

由于肖像画太小,看不清人脸。

人物整体造型却非常眼熟,是藏画室第三代腓力普伯爵夫人伊丽莎白的模样。

莫伦仔细检查了表身与表链,没有看到刻字署名,但从锈迹不难判断怀表有点年头了。

它很可能属于第三代腓力普伯爵杰斐逊。因为用料不够名贵,造价平平,没有被登记在册。大管家也不清楚它的存在。威廉特意找出祖辈使用的旧怀表,一定有些不同寻常的目的,他却也没有珍视到随时贴身携带。

莫伦手上不停,又以最快速度粗略翻查书房的文件与书籍。

多数是各地矿场报告,还有就是对铺设铁轨与蒸汽机的构想计划。

现在的时间线是1819年,这个世界尚未有蒸汽机铁路问世

威廉对新兴产业发展的前瞻性眼光不错。以腓力普原有的资本与人脉,把握住了时代发展的趋势,要再进一步不算困难。这点就像老帕克说的,威廉伯爵对家族产业的发展做得不错。

澳洲的那几本博物书,虽不见划线批注,但能看到明显书页翻动过的痕迹。

目录
穿六零嫁给年代大佬重生之当家主母诡异人生模拟器慕云社畜穿进霸总文学后病美人嫁给穿书同乡后
返回顶部